老兵突击:“干就完了!”

文章正文
2020-04-02 05:04

老兵突击:“干就完了!”

王付忠(右二)在训练场与战友讨论训练难题,握紧的拳头显示出他对自己很有信心。李晓鹏 摄

夜深了,自习室里的灯依然亮着。

看着大家收拾书本欢喜离去,火箭军某导弹旅发射四营战士王付忠强作镇定地埋头学习,一种前所未有的焦虑感啃食着他的内心。

摊在他面前的,是某新型导弹专业理论教材。入伍23年,衔至二级军士长,获评全国青年岗位能手、全军爱军精武标兵……兵当到这个份上,什么样的困难没遇到过,但这一次,他真的慌神了。

作为我战略导弹部队的一张王牌,该旅即将换型某新装备。换型如换脑,所有导弹号手几乎从零开始。而王付忠最难:别人换一门专业重新学就可以了,但他,不仅最擅长的专业取消了,而且如果想继续当班长、发射架指挥长,就必须在规定时间内,掌握新装备的所有专业。

具体有多难?200多本教材,6个月学完。

尽管有一定基础,尽管有些原理大道相通,但所有人还是为他捏了一把汗。

与导弹打了这么多年交道,王付忠当然想过,有朝一日自己看家立身的专业,会因武器更新换代而退出历史舞台,但没想过,这一天来得这么快,这么决绝。

“我能行吗?我该怎么办?”王付忠陷入了自我怀疑之中。

犹豫再三,他走进了旅政委左亚明的办公室,想请旅领导帮忙出出主意。

“首长您放心,今年的发射任务,我一定不辱使命……”可真正面对旅领导,王付忠却改了口,说起了自己负责指挥发射的最后一发老型号导弹。

“老型号行将退役,老兵却不想随之退役。”听王付忠话里有话,左亚明指了指桌上的日历说:“打完这一发弹,咱们旅离换型就不远了。这不是终点,而是新质战斗力建设的起点。老王,作为老同志,你可要做好榜样啊!”

“终点”“起点”“新质”“榜样”,王付忠感到这些词如重槌敲在他的心上,咚咚作响。

这让他想起了很多往事。

刚入伍那几年,我战略导弹部队开始向机动化全面转型。高精尖的专业知识,刷新了他对“当兵练武”的认知。当时,文化程度偏低的他,第一次专业考试,就在全连垫底。

不少人觉得他不是那块料,连长也建议他去炊事班学门手艺。“不!”王付忠梗起脖子,立下军令状,“半年之后,不在同年兵里拿下专业第一,自己打背包走人。”

从那以后,王付忠一有时间就抱着《电子线路图》《模拟电路》等初级教材跑电路图,找到机会就钻进导弹车库熟悉仪器设备,硬是将几万个电路节点、数千条操作规程记了下来。半年后,他兑现了自己的承诺,并在同年兵中脱颖而出,率先成为发射架一岗号手。

正是凭借着这股不服输的劲头,王付忠接连征服3种型号导弹战车,创下不俗战绩——那一年,该旅接受作战能力检验性考核评估。面对一道道难题,王付忠对答如流;那一次,导弹发射在即风沙骤起,王付忠凭借过硬的本领沉着应对,与战友一起创造了该旅极端天气条件下的发射纪录……

如今,新的挑战摆在面前。王付忠清楚地知道,已过不惑之年的自己,再不是连续熬几个通宵还能照常训练的壮小伙,但作为父母妻儿、战友同学眼中的骄傲,也决不能在这场转型大考中举手投降。

告别旅政委,走向训练场,到底该怎么做,王付忠心里有了答案:咱这23年,驾驭大国长剑,纵横大江南北,闯过高原林海,参加两次阅兵,成为先进典型,受到多次表彰……这么多的事都经历了,还有啥可怕的?

“干就完了,又不是没那条件!”套用一句流行语,王付忠长舒一口气,笑了。

一句话颁奖辞:装备换型,专业清零需重来;老兵倔强,战胜自我再出发。王付忠,加油!希望很快听到你的好消息。

(责编:陈羽、岳弘彬)

文章评论